《楚天风纪》第12期刊发团风县文章:《监检衔接中的十个问题》②-中共黄冈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黄冈市监察委员会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黄冈市人民政府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廉政视点>> 理论纵横
《楚天风纪》第12期刊发团风县文章:《监检衔接中的十个问题》②
发布时间:2022年12月16日  来源:楚天风纪  作者: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三、证据问题

刑事诉讼活动主要是围绕证据展开,对犯罪嫌疑人的定罪量刑都离不开证据。可以说,证据是刑事诉讼的核心和基石。基于此,《监察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监察机关在收集、固定、审查、运用证据时,应当与刑事审判关于证据的要求和标准一致。《监察法实施条例》基本引用了《刑事诉讼法》中有关证据的规定,明确了除被害人陈述以外的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调查人陈述、供述和辩解,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调查实验等笔录,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八大类证据,实现了监察调查与刑事侦查的证据贯通。

从证据标准看,《监察法》第四十五条第四项规定,对涉嫌职务犯罪的,监察机关经调查认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移送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提起公诉。“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是定罪量刑的前提,是提起公诉的标准,是法治的最直接体现。如何能达到“证据确实充分”呢?《监察法》《监察法实施条例》进一步明确其内涵:第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第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第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第四,对非法证据、瑕疵证据已排除或修正。另监察机关对于人民检察院提出的退回补充调查、排除非法证据、调取同步录音录像、要求调查人员出庭等意见依法办理。


四、移送审查不起诉的问题

对公诉刑事犯罪实施追诉、指控犯罪是检察机关的重要专属职权。监察机关调查终结后,对涉嫌职务犯罪的,将调查结果移送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提起公诉。《监察法》第四十五条第四项规定:……经调查认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制作起诉意见书连同案卷材料、证据一并移送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提起公诉。对于监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规定比较详实,具有可操作性。

那么,监察机关是否有权移送审查不起诉案件?《监察法》《监察法实施条例》均未涉及。移送审查不起诉制度唯一规制于人民检察院《刑诉法规则》。该规则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案件,应当写出《侦查终结报告》,并且制作《不起诉意见书》。该条款适用的情形是检察机关自行侦查的职务犯罪案件。那么,监察机关调查终结的依法不需要判处刑罚或免除刑罚的案件,监察机关是否可移送比照适用,法规没有规制。

笔者认为司法裁判具有终结性、权威性、评价性、指引性、稳定性等诸多特点。为凸现监察机关的接受监督意识、配合制约意识,同时便于更好实现案件的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赋予监察机关移送审查不起诉权是可取的。


五、退查、自行补充侦查的问题

《监察法》第四十七条第三款规定,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需要补充核实的,应当退回监察机关补充调查,必要时可以自行补充侦查。对于补充调查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内补充调查完毕,补充调查以二次为限。该条文明确了检察机关对职务犯罪案件的退查权和自行侦查权。为真正体现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反腐败工作方针,在实务中对职务犯罪案件的追查和自行补充侦查,则有不同于一般普通刑事案件的要求。《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可以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也可以自行侦查。而这与《监察法》第四十七条第三款规定有细微区别,对于职务犯罪。强调以退回补充调查为主,自行补充侦查为辅,而普通刑事案件或补充侦查,或者自行补充侦查,由检察机关自由裁量定夺。在司法实践中如何掌握退回补充调查、自行补充侦查的界限呢?对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足以影响定罪量刑的,应当退回补充调查。从实践中看,对于证人证言,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辩解,被告人陈述等言辞证据之间主要情节一致,个别情节不一致的书证物证等证据材料需要补充鉴定的,由检察机关自行补充侦查;更便利、更高效、更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实的,一般由检察机关自行侦查。

为将检察机关退回、补充调查权落到实处,《监察法实施条例》第二百二十六条规定:监察机关对于人民检察院依法退回补充调查的案件,应当向主要负责人报告,并积极开展补充调查工作。同时规定,人民检察院在审查起诉过程中发现新的职务违法或者职务犯罪问题线索的,应当及时移送监察机关,而监察机关得依法处置。


六、指定起诉的问题

鉴于职务犯罪的关联性、对应性,以及监察调查提办、交办、指办等因素,在实务中为确保案件公正处理,指定起诉、异地审判比较常见。在强化公平正义的同时,如何兼顾做到依法、规范、高效,也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为正确处理好指定起诉、审判管辖的问题,要处理好几个原则:

第一是同级协商原则。监察机关拟异地起诉案件,需向同级人民检察院指定协商解决,不可直接与下级检察机关或者上级检察机关提出。需要指出这里同级协商原则指的是由同一人民代表大会产生的同级监察机关、检察机关。对于平行间的监察机关、检察机关之间,应分别报上级监察机关、检察机关协商解决。

第二是监察机关主导原则。指定起诉、异地审判的价值取向就是排除干扰,确保公正。监察机关在调查过程中对被调查人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包括家庭成员、社会关系、任职经历等。如何在经济高效的前提下确保公正,监察机关最有发言权。所以,在指定起诉中,理应以监察机关为主导,但检察机关也可以综合各地公诉、刑审、刑判的力量水平,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第三是检察机关办理审判管辖事宜。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普通犯罪以犯罪地法院审判为主,职务犯罪以被告人任职单位所在地法院审判为主。对于异地审判的,需要法定审判法院与指定审判法院的共同上级法院来授权行使审判权,相关事宜应由检察机关予以协调办理。

第四,主案关联辅案相一致原则。监察机关多以人立案,而非以事立案,因此职务犯罪的辅案、关联案较多。为确保运用法律的均衡性,兼顾刑事诉讼的经济性,一般情况主案与关联案的管辖必须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