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风起正清明-中共黄冈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黄冈市监察委员会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黄冈市人民政府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遗爱清风
梨花风起正清明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9日  来源:黄冈市纪委监委  作者:英山县新闻中心 江初昕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草长莺飞的春天是一个百花齐放季节,也是一个花的世界,你方唱罢我登场,仿佛是赶赴一场盛会似的。满眼金黄的油菜花刚刚谢下帷幕,马路两旁的梨花早已经耐不住性子,树枝上缀满了白色的花苞,星星点点。有的紧紧包裹,欲露还羞的样子;有的蓬松张开,一副蓄势待发的势态;也有的梨花在枝头上已经悄然绽放,睡眼惺忪地张望着外面的热闹的世界。

放晴几日,气温回升,梨花竞相绽放,走得近来,细小而修长的花柄举着一朵雪白的花儿,花蕊初吐的娇羞,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夜之间怒放的事情。一朵挨着一朵,一枝连着一枝,一树靠着一树,站在坡下放眼马路两旁的梨花,洁白如雪,一片香雪海。马路两旁的梨树树枝相连,形成一个巨大的拱门形状,行走在梨花树下,宛若是一个华丽的舞台。

路边是一片偌大的茶园,平整而有规则,阡陌纵横。笔直的一条茶丛从马路一直延伸至河边田埂上,远远望去,就像一条巨大的绿色毯子。梨花花开时节,马路边上的茶叶也已经长出新芽,黄绿的嫩芽透着水灵。在温馨的太阳下,茶叶发出阵阵淡雅的清香。清风拂来,片片梨花从树上飘落下来,轻轻地落在茶丛上,落在嫩绿的叶芽上,与之同言共语,呢喃中多了几许温馨的场面。碎碎零零的花瓣飘洒在茶丛上,又宛如是绿布上印染的碎花,随意而自然,天然无粉饰,仿佛是母亲手里的那块碎花布,充满温存和软和。在日晒雨露中,茶叶也汲取了梨花的芳香,浸润了梨花的温存,这就是家乡著名的梨花树底茶。梨树下的茶叶采摘以后,用山泉水冲泡出来,茶叶的清汤掺和着梨花的清香,钻进鼻翼中。细细品咂,清淡的茶汤中有了一丝梨花浓郁的芳香,舌尖香味四溢,唇齿留香了。这种香味没有人工的干预,也没有特意的加工,而是天然而成,多了许多自然天成的契约,也算得是天作之合了。

最为悲戚的要算下雨了,雨水滴落在梨花上,娇羞迷人,但又妩媚动人。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有句:“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可谓“梨花带雨泪沾襟,佳人饮泣胭脂乱。”淅淅沥沥的小雨无情摧残着这些鲜美的花儿,从枝头弹出跳下,是那么的了然,那么的干脆。仿佛是在赴命而去,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和留念。喜欢风和雨,却也憎恨风和雨,只要一场风雨,满树的梨花都要落掉,光秃秃的树干多了些悲凉。我们行走在马路上,仰起脖子来看高大的梨树,那上面不停有洁白的花瓣飘落,轻轻拂在脸庞上,酥酥的痒痒的。花瓣仿佛和我们捉迷藏一样,撩拨着我的脸面,躲进我的脖子里,藏在我的衣袖里。地上沙土上落英缤纷的花瓣,薄薄的一层,又仿佛是一床绣了花朵的锦被,铺在树底下。有风的时候,梨花伴随着风儿洋洋洒洒的飘呀飘,时左时右,忽上忽下,像似在跳动着舞蹈,不甘心就此落入地上,叫人不忍下脚去践踏。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梨音近“离”,有淡淡的伤感,却开成了花,那些记忆,就温暖澄澈了,纵使离别不可避免。清明节给逝去亲人扫墓祭拜,谈谈的忧伤被眼前热烈绽放的花儿所冲淡,踏春赏花,流连大好春光中,心情变得欢快明朗了起来,一如眼前满树洁白的梨花,暗香如故,风采依旧。